网站首页新闻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网视图库中心新闻专题婺城政务金华新闻连线浙江国内新闻国际新闻外媒婺城
您当前的位置 :     婺城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今日婺城 > 理论

差点错过的栀子香

2021-06-03 09:41:00  来源:  婺城新闻网  作者: 董攀峰

  董攀峰

  傍晚,散步途中,一阵清逸的香味在空气中漫送过来,我轻轻一嗅,知是栀子花香,顿时心气舒畅,开心无比。很多时候,快乐和享受根本无需奢侈,完全可以来自微小的事物,匆匆五月,错过了很多,差点也错过了栀子花香。

  这个季节里,好闻可赏的植物应该就是栀子花吧!栀子花是花族中的平民阶层。它沒有牡丹的华贵,沒有兰花的幽芳,沒有桃花的娇媚,沒有菊花的淡雅,亦沒有荷花的高洁。它是平凡的,平凡到无论乡村城市随处可见,平凡到它的花期一过便无人再去记住它,平凡到勿须蜂蝶争香。可是尽管如此,它仍是用自己短暂的一生,给人们送去幽香缕缕。栀子花的香气是浓的,浓得化不开,像如胶似膝的恋人,香起来不管不顾,连命都不要了。

  唐王建《雨过山村》诗云:“雨里鸡鸣一两家,竹溪村路板桥斜。妇姑相唤浴蚕去,闲著中庭栀子花。”在很多人心目中,栀子花还是有一定位置的。德富芦花曾在文章中写道:喜欢院角上长着一棵栀子。六月黄昏,白花盛开,清香阵阵。在我们乡下,栀子花是不卖钱的,路过见了觉着好,顺手摘两朵,不用跟主人打招呼,被撞见了,也不会责怪你,他们会跟你说,摘未开的,开了的,虫多。有上了年纪的女人,都喜欢把栀子花插在头上,那种自足的感觉不言而喻。我们山里的女人向来就是大大咧咧的,从来没有城市女人的忸怩作态,她们生儿育女,洗衣做饭,收拾碗筷,即便活得粗糙,也会从柴米油盐里找寻到欢乐。多半年轻的女孩,自己动手摘了,拿回去插在盛了水的花瓶里,没有花瓶就用空酒瓶代替,放到餐桌上,放到窗台上,爱放哪就放哪,放到哪香到哪。

  栀子花白叶翠,亦舒小说里的女主角都爱栀子花,那些旧时女子,穿宽身旗袍,齐刘海,在栀子花的香气里,与恋人相约。栀子花的香是温暖的,有烟火味,像是有颗世俗心的人。他们对生活抱有极大的热情,生活永远是第一位的。身边有一闺蜜,生活几度波折,前夫身故在异国他乡,留她无尽的心理痛楚,还有很大一笔债务。为了儿子,她努力生活,即便是房子租在简单的平房里,她也把家收拾的清清爽爽,书桌、茶具、植物摆放得极为雅致。

  栀子花盛开的季节,正是初夏,风和日丽的日子,随风送香十里,醉了多少识香人。有人曾经写过:“觉得没有栀子花的夏天,是不完整的。”在初夏,在晚风中,我闻着一路的的栀子花香,心里充满了甜蜜。许是共同爱好洁白,正如我穿着喜爱的白衬衫,稳当而从容地走来,带着清香的梦。

责任编辑:郑剑

看婺城新闻,关注婺城新闻网微信

分享到:
婺城新闻网新浪官方微博婺城新闻网官方微信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 15 ]号浙江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33120190038浙ICP备09057527号
金华市婺城区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xmp id='htEDAB'><kbd></kbd></xmp><q id='udPfkj'><tt></tt></q>
    <blink id='RceoBDTR'><b></b></blink><blink id='gxUuA'><strong></strong></blink><u id='udi'><comment></comment></u>
    <abbr id='poqiYNj'><dir></dir></abbr>
      <q></q><code id='lPF'><strike></strike></code><sup id='LRHRbYC'><listing></listing></sup>
      <em></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