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新闻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网视图库中心新闻专题婺城政务金华新闻连线浙江国内新闻国际新闻外媒婺城
您当前的位置 :     婺城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今日婺城 > 理论

我的石匠父亲

2021-04-08 09:18:25  来源:  婺城新闻网  作者: 赵海琴

  赵海琴

  七十多岁的父亲,尽管身材瘦小,但看上去却永远那么精神。虽然岁月的风霜在我父亲脸上刻下了深深的痕迹,但我从来都不曾把一个“老”字沾到我父亲的身上,因为在我的脑海里,父亲从中年到现在,一直就一个样,没有变老,永远是那么年轻,那么帅气。

  父亲是一位石匠,一辈子和石头打交道,自小跟着我爷爷学打石头,打过路牌,筑过石拱桥,雕刻过石狮子,打过石臼石磨……只要你说得出来,他就会在石头上还原。记得前年,邻村上镜要修复古屋,有一些天井门堂,缺少了部分石板石雕,我父亲就照着留下来的半块残壁,给它拼完整。古朴的雕刻,还旧的修复,让一个古村落的历史重新印记在人们眼里。

  在我的眼里,我父亲集聪明才智于一身。对于一个大字不识几个的人来说,真是太不容易了。前几天,我弟弟运回来一块溪滩石,摆在门口,我父亲对着石头看来看去,又见他拿着一支铅笔在石头上画画。

  我笑他说:“爸,你在画什么东西?鸡不像鸡,鸟不像鸟的。”

  我爸竟然说,他要画一只凤凰,当时我笑岔气了。没想到是,过了几天我回家,摆在屋里的是一个石茶几,上面刻满了花鸟,中间空着一小块,看见我回家,就跟我说要刻两字,问我刻什么字,我也回答不了。

  刚好那天在我家对面遇到两位朋友,一位作家,一位书法家。作家朋友略加思索,说:“茶语!饮茶对语,人生几何?”书法家朋友挥毫泼墨,用隶书写下了这两个大字。父亲沿着笔迹,在石茶几上,刻出了“茶语”二字。

  现在,我坐在石茶几上饮茶,就会想起父亲雕刻的专注。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家里一共有八口人,爷爷,奶奶,父母和我们兄妹四个,在生产队我们家算一个吃口很重的人家,只有父母两个劳力,一年四季总是接不上口粮,青黄不接时都得问别家借米粮过日子。

  自我记事起,就知道这样的日子过了好几年。直到有一年,父亲被派到金兰水库修大坝。因为父亲会打石头,会点炮,挣的工分就比别人多,那年我家生产队就不超支了,终于有了余粮。

  父亲修大坝的那几年,也是我们兄妹最有盼头的时候,因为父亲过几天就会回家来一次,而每次回家,都会带回来“美味佳肴”——白馒头,猪油渣。那时候,作为一个农村的小孩,是吃不到这些的,只有吃“商品粮”的才有得吃。

  于是,我们兄妹老是巴望着父亲多回几次家,但我们不知道的是,这些都是父亲从牙缝里省下来的。

  父亲一生跑过很多地方,在外面做石匠,也带过好几个徒弟,不过现在因为都改成机器操作了,所以也就慢慢的没有人会来学打石头了,我家祖传的手艺,就止于我父亲这辈了,父亲也就成了最后的石匠,在乡下守望着他的家园。

  现在有些地方,有些老的物件,还会来请我父亲去给他们修复,但路远的地方我们兄妹就不让他去。父亲就会对着门后的一堆铁锤、钢钎发呆,这是他青春的梦想,是他年轻时代的追求。

  想着石匠老手艺的父亲,总想捣腾他的老手艺,在我家楼梯底下,整齐的排放着二十四磅、十八磅、八磅重的铁锤,还有钢钎,大大小小的铁琢,在门口还放着几块石头,田间地头回来有时还要打出点石头玩意。

  老手艺渐渐淡出人们视线时,父亲就会对着一堆石头凝视发呆,在他眼里,这根本不是石头,而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是他一生中最完美的追求,可见得我父亲对石头有着独特的情结。

  劳累惯了的父亲,根本闲不住,依他自己的话来说:“太空了,身上就会痛的,浑身也会不自在。”所以在我家的菜地里,一年四季永远都有吃不完的蔬菜,除了供应我们兄弟姐妹,还送给隔壁邻居。父亲为了让我们吃放心粮,特意到村小队里包来一亩田,种上一季稻谷,少打农药,说吃自己种的稻米放心。

  我家有一个“后花园”,美其名曰:“后花园”,其实里面没有一株花,也没有一根草,里面只有两棵果树,里面养满了鸡鸭,根本种不了花草,这些鸡鸭也是我父亲为我们养的。

  每到周末,我们兄弟姐妹就齐聚老家,吃父亲为我们准备的饭菜。不知从哪年起,每周末聚会好像就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谁缺席就是“大逆不道”。偶尔我有事回不去,我父亲就会电话打来,叫我弟弟来接,女儿有事,女婿也不能缺。

  多年来,村里邻居都很羡慕我们这个大家庭,每个星期天,热热闹闹,其乐融融。在饭桌上,我父亲偶尔会冒出一句很风趣的话,直接让你笑喷。自己家里养的鸡鸭,有时候没有炖烂,我们都说咬不动,我父亲说:“我咬得动,我年轻,门牙掉了一颗,但‘独角齿’有力,锄地一样,一刨一大块。”

  有时候我妈说不想吃饭,我爸就说:“今天鸡蛋糕吃太饱了,饭也省下来了。”反正,我父亲风趣的话语,让我们整个家都融洽在欢乐的氛围中。

  晚饭后,我父亲就会为我们准备好需要带走的东西,米、菜、鸡鸭蛋……每一次我们都空手而去,满载而归,惬意!

  父母在,天就在,这话一点都不假,在父母面前,我愿意永远当小,围绕在父母身边,让父亲呵护着我们,这是儿女的一种幸福。我父亲说,他还很有能力养我们的,虽然说是一句玩笑话,可想想看,着实是开心,自己都当外婆的人了,我还能经常去打扰父母,吃着父亲种的蔬菜、养的鸡鸭。

  我的老父亲,我最疼爱的人,人间的甘甜有十分,您只尝了三分。我的老父亲,做了一辈子的石匠,苦了一辈子的农民,现在还要时时关爱着我们的父亲,我敬你,爱你,愿我的父亲永远健康长寿!

责任编辑:郑剑
分享到:
婺城新闻网新浪官方微博婺城新闻网官方微信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 15 ]号浙江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33120190038浙ICP备09057527号
金华市婺城区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l id='bXScQ'><bgsound></bgsound></l><l id='IO'><thead></thead></l>
<l></l>
      <basefont id='FLWuX'><ins></ins></basefont><ol id='XsQsD'><font></font></ol>
        <center id='iXXfyrPB'><acronym></acronym></center><bgsound id='Anc'><optgroup></optgroup></bgsound>
          <sub id='iTO'><em></em></sub><optgroup id='EZr'><bdo></bdo></optgroup>
          <strong id='NqVsW'><kbd></kbd></strong>
            <basefont id='OpqaJVdw'><caption></caption></basefont>
              <dfn id='sFOWuBl'><dfn></dfn></dfn><big id='XGdBOndG'><span></span></big><var id='gct'><b></b></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