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新闻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网视图库中心新闻专题婺城政务金华新闻连线浙江国内新闻国际新闻外媒婺城
您当前的位置 :     婺城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今日婺城 > 理论

一方清明馃 浓厚姑蔑情

2021-03-11 09:20:41  来源:  婺城新闻网  作者: 戴建东

  戴建东

  清明时节还没到,田野里就已是一片泛青。

  村边的山坡上,鼠耳草早已冒出嫩嫩的芽尖,略带灰黄的茎叶上,透着绒绒的细毛。村姑村嫂们便挎着小竹篮,三五一群,或围着山坡上,或蹲在田埂边,采摘着这些早春的“使者”。

  鼠耳草是乡间一种普通的草本植物,因其叶片像老鼠的耳朵而得名,每年的清明时节,鼠耳草便会从大地探出毛绒绒的细芽,因而,在江南一带乡村,又称之为“清明草”。

  鼠耳草的学名叫“鼠曲草”,还是一种全草可以入药的药材,主要功效为化痰止咳、祛风除湿、解毒等。

  鼠耳草的叶子、茎杆内,带有一些像棉花的丝状物,还会开出黄色的小花,农人们就将鼠耳草采摘回家,捣碎后与面粉和团,做成清明馃,面粉因掺和了鼠耳草而显得有韧劲,且带有田野的氛香。

  清明馃以其独特的口味,成了汤溪一带姑蔑乡民钟爱的时令风味小吃。

  清明时节未到时,汤溪姑蔑乡民就早早地采摘来嫩绿的鼠耳草或田青,煮熟后与米粉揉搓搅捏成粉团状,再制做成清明馃。由于鼠曲草呈青绿色,多纤维,不但颜色美观,而且柔韧爽滑,做成的清明馃自然香糯绵长,味道可口。

  清明馃分甜馃和咸馃,甜馃的馅多用芝麻白糖,配上年前备存的桂花,用圆形模子做成的“馃印”按制,咬一口又糯又香。咸馃的馅多用咸菜、鲜笋、豆腐、瘦肉,心灵手巧的村姑村嫂用手工包制成有皱褶的月亮形状,甜馃吃腻了,再吃上一只咸馃,自然食欲大增。

  在汤溪姑蔑乡民中,还流传着“清明看囡”的习俗,称之为“担清明馃”。就是说,女儿出嫁后,娘家父母有三个节日即清明、端午、过年,需要给女儿担礼物,当然清明馃当属头一份。

  清明节还没到,娘家人就会做上满满的两篮清明馃,高高兴兴给女儿家担去,甜的象征甜甜蜜蜜,咸的表示生活如意。

  夫家收到娘家清明礼后,还要将清明馃按甜、咸分类,逐一分送给亲房邻居,共同分享娘家送来的幸福。同时也表示出嫁的女儿开始入乡随俗,希望街坊邻居多多照顾。

  乡民的习俗总有许多令人意想不到的惊奇,汤溪一带流传的清明看囡习俗是——看囡一跌扑,看娘瞅一瞅。

  意思就是娘看囡不图回报,清明馃送去后,篮子往女儿家一扑就回家了,不要女儿什么回礼。而女儿回家看娘,东西拎去后,回家时还要往篮子里瞅上一瞅:这次俺娘又给我回了什么好吃的?这个习俗也充分说明了父母惦记儿女、不图回报的慈爱之心。

  看囡一跌扑,看娘瞅一瞅。乡风习俗中的弦外之音,往往让人泪目。

  每一个时令,每一样美食,都是与优美的民间传说分不开的,清明馃的产生,自然也有一段历史故事,令汤溪人传诵至今。

  春秋战国时期,晋公子重耳(公元前697-628年)受迫害出逃流亡,众亲叛离之后,唯有忠心耿耿的大臣介之推一路相随,悉心护送。

  途中,重耳饥饿难忍,只得向农夫乞讨。农夫对这些王孙贵族深为厌恶,非但不给吃的,反而递去一块泥土,戏弄他说:“粮食是从泥土里来的,给你一块泥土去变饭吧。”

  重耳见要饭不成,反而被农夫戏谑了一番,心中大为光火,正欲发作,介之推忙劝说:“公子不必发怒,农夫给我们泥土,正是意味着给我们土地,而土地不正是公子所毕生追求的吗?”

  重耳一听,眼睛不由一亮:赐我土地,此为好兆头,便又忍饥前行。

  后来重耳都快饿晕过去了,为了让重耳活命,介之推躲到山沟里,把腿上的肉割了一块,与采摘来的鼠耳草、野艾、田青等野菜同煮成汤给重耳吃。当重耳吃后知道是介之推腿上的肉时,大受感动,声称有朝一日做了君王,一定要好好报答介之推。

  后来,重耳成为晋文公后重振朝纲,对众人论功行赏。

  当初的功臣介之推却没有居功自傲,认为晋公子功成名就,他就可以退而隐之,于是便带着老母隐居深山。重耳多次差人劝说不果后,便命人烧山,以此逼介之推下山。不料,介之推宁死不肯出山,竟与老母活活烧死在一棵柳树之下。

  重耳见状悲痛欲绝,又对自己的鲁莽行为后悔不已。为纪念介之推,重耳下令,将介之推被烧死的这一天定为“寒食节”,规定举国上下,这天不准生火烧饭,只吃冷食。

  于是,人们就在寒食节的前一天,用鼠耳草、野艾、田青等野菜拌米粉做好米馃,蒸熟后以备次日食用。

  因“寒食节”刚好在清明时节,清明节吃米馃的习俗就称为吃“清明馃”。后来,人们在清明节又逐渐增加了祭扫、踏青、秋千、蹴鞠、斗鸡等风俗。寒食节一直绵延了两千余年,最终成为汉族传统节日中唯一以饮食习俗来命名的节日。

  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杏花村。

  时令清明节,正是一年之中春情涌动之时,农人还将清明馃称之为“赤脚馃”,意味着吃了清明馃就要赤脚下田,开始一年中的春耕备耕生产了。

  两千多年前的姑蔑古国,粮食奇缺是一种常态,聪明的姑蔑先人便想到了用野菜充当食物的办法,鼠耳草、野艾、田青,这些生长在路边野地里的野菜,都成了制作美食的“宝贝”。

  品尝着糯绵香醇的清明馃,我们不得不敬佩先人的智慧。

  一方清明馃,浓厚姑蔑情。传统姑蔑美食中渗透着的饮食文化,让姑蔑后人念念不忘。

责任编辑:郑剑

看婺城新闻,关注婺城新闻网微信

分享到:
婺城新闻网新浪官方微博婺城新闻网官方微信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 15 ]号浙江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33120190038浙ICP备09057527号
金华市婺城区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blockquote id='YlgNZ'><pre></pre></blockquote><ins id='JoFfYG'><dir></dir></ins>
<small></small>
    <ol id='AfAr'><caption></caption></ol>
    <i></i>
    <pre id='FWwwLngY'><comment></comment></pre>
          <s id='rnPLii'><del></del></s><nobr id='BXPg'><strike></strike></nobr>
          <ins id='sCcfBvsZ'><fieldset></fieldset></ins><blink id='opQR'><b></b></b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