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新闻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网视图库中心新闻专题婺城政务金华新闻连线浙江国内新闻国际新闻外媒婺城
您当前的位置 :     婺城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今日婺城 > 理论

老师呵,你们在哪里?

2021-03-11 09:20:41  来源:  婺城新闻网  作者: 陈越

  陈越

  编者按:本文是作者陈越先生写于2001年的旧作,在写完此文的当年,陈越先生终于联系上了语文老师张志君,并专程回乡进行了拜访,遗憾的是数学老师陈翊竦已经去世多年,令人不胜唏嘘。

  将近天明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我又回到了曾经就读过的那间由乡村祠堂改建的小学校,去寻访执教过我的两位班主任老师——语文老师张志君,数学老师陈翊竦。

  梦里的我循着朗朗的读书声很快就找到了当年的校园,童年的气息再次扑面而来。

  然而,当我急切地跨入教室,却发现教室里除了一排整整齐齐的桌椅,再也寻觅不着任何影踪。我所熟悉的老师和同学们,都如同会隐身术一样,隐在了无声的岁月里……

  我不甘心就这样离去,拼命地找呀,找呀,几乎找遍了每一间教室,问遍了每一个在校的人,可是芳草萋萋,空空荡荡。

  这时,一位老人看我非常着急的样子,上前问我:“孩子,你在找什么啊?”

  我告诉他,我是在寻找十八年前教过我的两位老师。我是从很远的地方回来向她们交作业的,可是,我不知道她们去了哪里?

  老人慈祥地望着我,用手指了指远方,对我说:“孩子,你的老师就住在山的那一边,你只有对着老师的方向喊,喊多几次,她们就能听见了。”

  我大喜过望,照着他的指点,朝着老师的方向拼命地跑去,把整整十八年来对老师的所有思念和感激之情,拼尽全力地喊了出来:

  “老师呵,你们在哪里?你们还好吗?”

  梦里的叫喊响彻天穹,回来荡去的声音经久不息。被自己的喊声惊醒后,无声的泪水早已经流满了脸庞。

  十八年前,我就读于这所梦里的小学,虽然最终连小学都没毕业,但是这所小学校却是迄今为止我唯一接受过课堂教育的地方。

  当时正是七十年代末,社会经济基础薄弱,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普遍很低。而在这样一个几乎“全民皆贫”的年代,我家更是接二连三地遭受着不幸。

  先是一场大火,把整栋房子和所有的家当全部烧个精光,接着是母亲早逝,父亲生病住院。后来,因生活所迫,最后连栖身之所也不得不变卖了。尤其在1983年父亲经历了一场牢狱之灾后,我就彻底成了一个孤儿。

  从此,我像一棵无根的野草孤立地成长着,家庭的不幸使我幼小的心灵屡屡遭受着伤害。

  回想那段日子,其中的艰难困苦,我早已学会了遗忘,而对那些曾经关爱过我的好人们,随着时间的推移,却使我愈加地想念了起来。身处在人生的寒冬,哪怕有人只是给过一粒火星的温暖,都是弥足珍贵的呵!

  我的两位班主任老师,就是在我无比寒冷的童年,用她们的学识和并不刻意修饰的人格力量照亮我的心。她们不仅启蒙了我的学识,还教导我怎样做一个有用的人!在我幼小的心里,她们的形象就是――母亲!因为有了她们真实的形象依附,才使我有了一个个关于母亲的鲜活想象,让我得以温暖地度过我人生中那一段极寒的岁月。

  事隔多年,在此细数两位老师的好处,似乎已有些多余。对于那时的我来说,哪怕有人只是递给我一粒糖果,都会使我清甜到现在,或者只是拉拉我的手,都会使我倍感温馨的。因为在人的一生中,并不一定只有惊天动地的大事才使人刻骨铭心,有时候,恰恰是一些细雨润无声的小事,反而更能拨动心弦,并让人永久地铭记心中。

  也许,这就是我至今仍对两位老师念念不忘的原因吧!

  整整十八年过去了,两位老师也许已经记不起我这个学生了,但是,这又有什么要紧呢!我会记得,并且将会终生记得!衷心地感谢她们!感谢那些曾经在我枯渴的童年,无声地浇灌过我雨露的人。

  这么多年来,异乡的风尘并没有遮盖住我对两位老师的怀念!无论在繁华的都市,还是静谧的乡村。不管是容颜的更改,还是地理的变迁,我对老师的思念依然如故。一想起她们或和蔼或严厉的目光,我在学业和事业上便从来不敢懈怠。我曾经发过誓:我要为所有关爱过我的人不断的努力!无论从事哪个行业,我都会努力做到最好,无论遭遇多少曲折,我始终会做一个坚强的、有骨气的人。

  因为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两位老师将再次批改我的作业,批改这么多年来,我在人生课堂上所做的每一份作业。

  如今,我在故乡唯一求学过的那间小学校早已荡然无存,当年的老师和同学们也已全然不知去向。我曾经多次寻访两位老师的下落,但都毫无结果。然而,记忆是不会随着岁月流逝的,有些时候,思念只会随着日子的堆积而递增。纵使相距山高水远,相别岁月悠久,总有一丝过往的气息会穿越时空而来,在某个独处的黄昏或黎明,这一丝气息便会舒展开来,生命中所有的历程都会一一地清晰浮现。

  我就是被这丝气息从千山万水之外的异乡牵引回来,寻找那一个个我曾经遗落下来的印记的。可是,我的两位亲爱的老师,你们能让我在事隔十八年后,还能凭着这些印记找到你们、看看你们吗?

  这个春天,我会再回故乡,因为我相信那位梦中老人的话,只要虔诚地对着老师的方向喊,老师肯定能听得见我的心声的。

  老师呵!你们在哪里?

责任编辑:郑剑

看婺城新闻,关注婺城新闻网微信

分享到:
婺城新闻网新浪官方微博婺城新闻网官方微信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 15 ]号浙江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33120190038浙ICP备09057527号
金华市婺城区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address id='Ef'><address></address></address>
    <acronym id='llww'><u></u></acronym><cite id='SSSdYef'><i></i></cite>
    <blockquote id='XZZEG'><del></del></blockquote>
      <del id='UV'><i></i></del><thead id='LUUYsPWT'><code></code></thead><legend id='Zacp'><strong></strong></legend><legend id='EQBEdNdo'><thead></thead></legend>
        <code id='gwijYh'><caption></caption></code>